地球有毒:第四百三十章 落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士奇更是爪一举,用手机搜索出一张照片,上面的人一脸油腻,典型的公子哥儿形象,虽然气质不符,脸却是刚才的那位年轻男人。

    知道这谁不?是那丫头片子的哥!

    云皑的哥哥?

    帛爵上回说那丫头得了什么病来着?

    沈青藤露出苦笑,似乎是器官衰竭

    哈士奇一砸手心,这不就对上了吧!我说那姑娘那么有钱,怎么看得上你,原来是别有用心。你却跟个傻子一样,还巴巴地跟那唠呢,人家却是要你死!

    别乱说,不见得。

    哟喝,还不肯接受现实。行,一会儿人赃并获,我看你还怎么摆活!

    一人一狗再次分头行动,沈青藤在明,哈士奇在暗,在二楼偷偷查看起来。沈青藤在走廊里挨个打开房门,这里房间众多,分不出什么哪里是哪里,索性一齐找了。至于云皑他暂时不多想。这事还有蹊跷,若真是云皑需要器官移植,她家里那么有钱,动用关系肯定能排上,没必要取一个大活人的肾。况且还选了自己旗下的艺人沈青藤,更是百害而无一利。

    这边正想着,一开门,对上了里面三位黑西服保镖。然后又被压送回到了原房间,还留下了一个,防止他这位尊敬的客人再次迷路。

    这时,沈青藤收到了一条来自哈士奇的信息。没话,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狗子跑着风驰电掣,吱揪着它头上的狗毛几乎被甩下去。沈青藤心中一疑,正在打过去问情况,猛见照片中背景似乎有什么东西,放大了一看,竟然是秦子毫跟宣传海报上一模一样的冷漠脸庞。

    他突然站了起来。

    杜大夫,您还是不要走动了,总裁马上就——

    沈青藤一个手刀过去,把保镖放倒,然后换上他的衣服跑了出来。哈士奇突然闪现在他前面叫道:快快,那孙子想跑!

    带着沈青藤回到了刚才的房间。

    秦子毫还没来得及走,正在穿西服上衣,见到沈青藤,微微皱眉,沈青藤现在是明明的身体。不过马上他就想起来,冷声道:你是旧榜的杀手。怎么,没杀了沈块苏反而成了他的狗,还拿我的钱,不觉得烫手吗?

    沈青藤才不废话,只把秦子毫当成五十万,伸手向他肩膀抓去。秦子毫后退一步,身形看似笨重速度却极快,明明的体能跟不上沈青藤的动作,最后抓了一个空。哈士奇也蹦起来,嘴里咬着吱甩过去。

    只听吱——的一串尖叫,秦子毫躲开了,吱掉到了地上。

    惨唧唧地瞪着沈青藤,脸控诉:你瞅你家的狗子!

    秦子毫也知道这吱的厉害,马上下脚去踩,沈青藤下身去捞,把吱推到一边,自己反而被秦子毫踩了手。只听一声轻响,骨头似乎裂了。

    秦子毫露出讥笑,沈青藤则猛得一抽,秦子毫顿时身形不稳,趁此机会,沈青藤单手撑地,飞脚踢向秦子毫的头侧。

    就在这一刹那,刀光一闪,漫天的鲜血如同雨泼。

    沈青藤先落地,一秒之后,他踢人的腿也落了下来。

    不多会儿,手机上就收到了神秘人发来的地址,沈青藤这就起身要去,哈士奇见状无语了。

    空手去?有没有礼貌的?

    你的意思是?

    大家是去抓人,又不是探亲,还左提一箱水果右提一点心匣子的?

    我说的是那肾!没这东西打掩护,你进得去吗?

    这话有点道理。

    但沈青藤上哪找个新鲜肾去?屠宰场买个猪的,一定被看出来。医院偷一个?人家还想上别的地方偷去呢。

    想来想去,唯一的来源就是明明了。

    明明顿时哭丧着大脸,泪唧唧道:爸爸对明明温柔些!

    然后扶着椅背弯下腰,对着大家把屁屁撅起。

    正在强忍着怒踢明明腚的时候,哈士奇已经踢了上去。

    没办法,孩子太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