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四百二十四章 诚不负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变态不变态的,沈青藤倒不清楚,但沈块苏这人显然是无利不起早,偷偷把明明带走,不是好事。

    马上把吱从街里叫出来,一块去接明明,地点——沈家老宅。

    老宅虽然闹鬼,但大白天还是安全的,哈士奇便一点不惧,还要走在沈青藤前面开路。爬楼的时候更是要求骑在沈青藤的脖子上,亲爪把窗户打开。

    沈青藤向来惯着它,便在脖子上放好,顶着它爬楼。哈士奇颤颤悠悠地趴在了二楼餐厅的玻璃窗上,看到了里面正奋笔疾书的明明。

    明明认真的举着毛笔,蘸着朱砂,在黄纸上画着符。他的身边则站了一圈白衣女鬼,全好奇地看着他,血了胡剌的脸上不停往下掉血,地毯一片红晕。

    哈士奇狗脸僵了。

    让我下去,你自己进去吧

    嗯?不是你要先进的吗?

    改主意不行?

    就在这时,餐厅里的女鬼齐齐转头,瞪向了窗外的哈士奇。

    妈啊!哈士奇顿时惨叫一声,下去,快下去!有鬼哇!

    沈青藤双目一凝,竟敢白天现身,看来那日的灵气让她们获利不少。

    然后反手一揪,把狗子扯下,夹在腋下。

    明明听到狗叫,马上跑过来开窗,喜出望外,爸爸来接明明啦!

    然后跟挂在墙外的老头对视了一眼——

    又把窗户猛地拉下。

    爸爸并没有来接明明

    沈青藤二话不说,从外面把窗推开,揪住明明的背衫,示意吱闪现。那群女鬼却在这时冲上,抱住明明的胳膊大腿。吱闪现几次,竟然不灵,吓得冲沈青藤连连摇头:太重了,闪不动!

    灵体鬼怪的重量本就深不可测。

    沈青藤见状露出怒气,向众女鬼轻喝,还不放手,可是教训没有吃够?

    众女鬼听言,死白带血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迟疑。

    就在这时,沈块苏踏入餐厅,环视一眼,好像看不到女鬼一样,目光直直落在了沈青藤一众身上。

    又对明明道:他是谁?

    明明连连摇头,块苏哥好,我不认识这人。

    他只认识那狗。

    在明明跟沈块苏看不到的地方,沈青藤还在跟女鬼角逐。她们虽然能大白天出来,却不能让普通人看到她们。沈块苏一现身,她们便像滚油中泼水,突然发起疯来,脸上神智全失,死死抓着明明向里拉扯。

    沈青藤亦不肯放手,两方拉扯之下,明明被迫腾空。沈块苏这才看出不对,突然打开了房灯,一阵红光射出,打在墙面上竟然形成一张张道符。

    众女鬼捂头尖叫,放手的一刹那,明明摔倒在地。沈青藤趁机猛拉,正要把他扯出来,一只冰冷的手掌突然握住了他的左脚。

    沈青藤向下一看,那手掌却向上猛推,把他整个人推进了窗户。房灯在女鬼凄厉的尖叫声中破碎,光符随即消失。女鬼手掌从头上拿下,目光憎恨地盯着所有人。

    只听啪啪啪的声音,窗户一扇扇凭空关闭,窗帘也被强行拉上。片刻之内,整个别墅再无光亮。

    哈士奇狗腿抖个不停,硬往沈青藤怀里挤去。吱更是白眼一翻,掉下肩膀,开始了专业装死。明明则在地毯上摸黑乱爬,要去开窗,拉了半天打不开,哭唧唧的叫着找爸爸。

    沈块苏一直站在餐厅的门口,一脸冷漠,这时轻笑一声,又想吓人?你们除了吓人,好像就没有什么本事了。

    他在西装衣襟上轻拍几下,又道:说来吓人也挺管用的,我妈快疯了,爷爷快完了,其他人也该跑的跑,该逃的逃。但我还是想问问,你们弄的这出闹剧到底要干什么?俗话说,怨有头债有主,谁杀的你们你们就去杀谁,在我这里胡闹可是什么都得不到的。我没心情迁就你们。现在把窗打开,我还有工作要做,不然我也搬出去住了。

    话音落下,三秒钟之后,餐厅的窗帘缓缓拉开,老宅重新亮堂起来。

    哈士奇狗脸惊异,盯着沈块苏好像只完成了一件事的淡漠脸,敬佩道:这死变态牛逼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