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四百三十九章 为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无法使用普通人捐献的器官,利用移植来康复的这条路被斩断了。

    也许并没有完全斩断。如果云皑移植的器官也来自一个内力深厚的人,那么这一切就不成问题了。那么,这样的器官那里会有?

    族里的年轻人都很健康,没有暴毙的可能。出于友爱,两个肾捐一个出来?凭什么?云皑与他们不是同姓,往细了说根本不算是自家族里的,交情不深。不光如此,想到人走投无路时的疯狂,保不齐云皑会做出什么危害家族的事,便不准她再住在族里。

    云皑便只身回到了云家,带着绝望,同样也带着仇恨。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青藤回街的时候楼里已经黑了,只有他那屋还亮着个灯。上去之后所有人也是睡了,哈士奇和吱躺在内室,明明则躺在外间的竹榻上,身上盖着张毛毯。

    沈青藤过去把毛毯往上拉拉,心中不觉有些奇怪,明明平时哭着喊着必须要睡床,今天怎么如此反常。一边想着一边向内室走,走到电视旁边的时候突感一阵温暖。他愣了愣,把手按在了电视的后盖上。

    竹榻上的明明突然掀开毛毯,蹦了起来,从沈青藤身边跑过要出屋。沈青藤一把把他拉了回来,明明,今天一天干什么了?是不是光看电视了?

    电视热得烫手,不持续工作十个时是不可能。现在还没凉下来,说明刚才还在看,只是听到沈青藤回来了,才赶紧关了。

    明明那是十分心虚,没有!白天是那狗看的来着。

    老子可没看,别给我泼脏水!

    屋里的哈士奇竟然没睡。

    沈青藤严厉的目光顿时射向了明明,不光看了一天电视,还学会欺骗家长了?

    明明心中大恨。

    以前爸爸是不管看电视的!就是那狗告状,说孩子哪能这么没节制地看,眼睛还不看瞎了,爸爸才开始限制时间。这就够可恶了,更可恶的是他今天看的时候那狗什么都没说,爸爸一回家就说,这是什么行为?名副其实的弟弟行为!做局陷害啊!

    沈青藤不管他有多少想法,提拎着回来,扔回竹榻上。这大半夜的,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然后指指另一侧的屋,示意明明进去睡觉,他则进了内间,把外衣脱了坐在床上。

    床上两只枕头,哈士奇枕了一只,他那只上面则趴了个吱。沈青藤轻轻把吱往旁边拨拨,一边躺下一边道:明明管不了了。

    想了想又问,孩看电视真有那么害人?

    哈士奇言之凿凿,这是什么东西,害人不浅呐这个电视!害死你儿子啊!

    马上巴啦巴啦说个不停。

    听得沈青藤耳根生痛,一把攥住狗嘴,消停之后把被子往头一蒙直接睡觉。

    你是个不负责任的爸爸——

    沈青藤简直无语,只好敷衍道,明天就把电视拆了。能睡觉了吗?

    哈士奇露出恶毒的笑容,睡睡,都睡!

    第二天沈青藤是让外面的声音吵起来的。出来一看,哈士奇正在指挥拆除电视,明明则坐在地上踢腿,见沈青藤出来更是变本加厉,变成了打滚。沈青藤默默叹气,心道管不了管不了,自顾自下去吃饭。

    这边刚端上饭,又听鱼旋在屋外吵闹,听了会儿才明白,是沈家的伙站着茅厕不出来。这种事不好参与,沈青藤便装听不见,没想到鱼旋竟然叫起他来。

    大圣!大圣!您还管不管治下百姓的民生大事了?

    还跑上来把碗一夺,示意沈青藤去清除茅厕。

    沈青藤心如死灰,默念一百遍人之初性本善,然后走了出来。问了才知道,人家沈家伙也不是故意占着茅厕,其实是想上的人太多,都排着队呢,平时鱼旋来了,大家都能让便让,让女同志先排。今天形势却是不容乐观,大家都呼之欲出,谁也顾不上谁了。

    沈青藤扫了一圈,发觉排队的全是熟脸,都是昨天一起吃自助的那一波啊。突然明白过来,这是吃饱了撑的啊!

    顿时说不出话。

    咱们能不能有点出息?

    又见几个伙呼吸急促面色青紫,显然已经濒临一泄,一泄千里,连忙打开绿色通道,把街门开到饭馆后院,让众人赶去不远处的公共厕所。一个早晨闹了半个时,才总算安生下来。沈青藤刚重新把碗端上,明明坐在了他的旁边。

    爸爸不准拆电视!

    竟然是命令的语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