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君:第20章 雾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收藏求书评(?ò?ó?)

    余风胸口被穿出一个碗口大洞,黄光与黑雾互相交缠,发出呲呲声响。竟让那黑雾冒出缕缕白烟,消弭于天地间。

    余风叫痛啊呀!

    他止住身形,盯着自己的胸口。只觉得痛感攀升,越发让自己感到痛苦。黑雾与箭矢穿过后残留的黄色内力相互侵蚀,只不过那黄色内力乃无源之水,自己身上的黑雾却是源源不断。两相对比,那黄光自然不是敌手,当下已有消融之势。只消再忍耐片刻便可不治而愈。

    余风紧盯持弓的白甲骑士,以防暗箭来袭。他环视四周,当下自己孤立无援,黑白两方皆可为敌,当真是大大的不妙。方才还觉着自己无所畏惧,现在被光箭所伤便又觉得可怕。自己根本不是自己妄想的那等无伤之体。

    可是方才自己飘飞时可以雾化,不知自己现在可否自控,以雾化之能躲闪攻击?!

    余风心思急转,他忍痛抬手,想让自己的手掌雾化。现在真是急得很呐,那人随时可能再次拉弓射来,自己若是没有抵挡只能恐怕会被他一箭箭耗死。就算没被射死恐怕也得痛死。

    分分分他嘴里急念。雾气缠绕的手上却不见反应。

    唉呀!真是急死人了。他一挥手掌。脑中回想自己之前是如何做到雾化,可是丝毫没有印象,当时只是一心想要冲杀过去,自然而然就雾化了。这真是愁死人了。

    将军,你看那像不像前些日子出现的那些暗裔黑甲军里,一个坐镇后方的小将朝旁边一个中年人道。

    那中年披挂黑色甲胄,其上乌光闪烁,只是并未套上头盔。那人须发斑白,嘴角微微向下,脸色有些阴沉。嗯,雾气化形,和那些妖魔类似。只不过未必就是那暗裔

    小将道大都统一直想抓个暗裔,您看

    中年汉子似乎天生僵尸脸,只见他表情未变。嘴角蠕动:先让他们打着。

    陵城我要,暗裔我也要

    白甲一方,那统领见余风停步,身上大洞一时没法愈合。冷哼一声,扭了扭脖子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还以为是什么难缠的角色,原来是个愣头愣脑的家伙。呲~

    众将听令,凡二阶以上修为,随本统领一起射杀这妖魔鬼怪他大手一挥。那些骑士得令纷纷取下背后长弓。

    运气搭箭拉弓,一时间白甲骑兵之间,黑的白的黄的血色的,上百道光芒并现,绚烂无比。

    余风自然注意到了敌人的动静,一见这架势,顿时慌了。这一波箭雨要自己怎么抗,怕是眨眼就要被射成筛子。自己这身子是生是死不好说,但觉不会好过。现在单单自己身上的一处洞穿伤口就让自己疼痛难忍,这要是还不得活活疼死。

    余风顾不得雾化不雾化,拔腿就往战场之外飞奔。

    也就飞奔之时,他突然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自己身上竟然一点点雾化了。是快速动起来就会雾化么?不对,不全是这样。

    余风一边逃跑一边思考着。随着他快速移动,他的身体实体消失大半,黑雾在他身后拖出长长的轨迹。像一条黑色的尾巴。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他又感觉不到自己的身躯,好像自己融入了天地之间,化作一团无形的雾气。

    放!那白甲军统领喝道。一支支蓄满内力的箭矢携带着颜色不一的光辉,化作箭网向着余风笼罩下来。

    余风已经感觉到了背后的破风之声

    尽管他现在已经化作黑雾,可却无法躲避这一波攻击,箭矢太快了,自己根本无法逃脱。加快速度!拉长自己的雾体减小面积!

    黑雾在前,雾气越来越长,化作长长的黑丝。嗖嗖嗖!箭雨铺天盖地而来,扎向余风!可竟然的,那细化的雾体竟然让他躲过了这一劫难,仅仅是几只箭矢擦伤了雾体,带给他轻微的疼痛,甚至还不如之前那人一击三箭连珠带来的伤害大。哈哈哈余风想笑,却发现发出不声音。他心里实在畅快极了。

    他停了下来,雾气猛然汇聚成型。又变做了余风本来的样貌。嘿嘿,来啊打我啊他嘲弄的面向白甲军啐了口唾沫。

    白甲军的统领脸色大变!没打中!箭雨落空了!那小子竟然敢朝自己吐口水!!妈的!

    他此刻恼怒之极,恨不得策马冲上去把余风斩成十七八块,然而对面始终没有动静的黑甲军却让他不敢有所动作。他当然知道黑甲军是在等待时机,让自己和那妖魔先打上一道,探清妖魔的实力再做打算。

    现在自己已经试探过了。这妖魔可以躲避自己的攻击,自己很难伤到他,但他似乎也不敢和自己交锋。这妖魔虽无视一般手段,但对内力还是颇为忌惮,自己那三箭就把他伤得不轻,看他恐慌的模样怕是没有多大威胁。眼下自己所要防范的反而是墨家军!!

    他虽心中怒火滔天,但还是忍住冲动,冷哼一声,观察墨家黑甲的动静和那妖魔的动向。

    余风这里虽说躲过箭雨,心底兴奋,这发现了雾体的妙用更是让他惊喜不已。可一想自己乃是在阿妈意念捏造的幻境之中,便又沉下脸!这些东西现在再有用处,也是在这幻境之中,这完全由阿妈控制,她想什么就是什么,如果她不让自己变成雾气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么一想他便完全高兴不起来,反而为自己在幻境中的遭遇感到愤恨,这是在做什么!让自己见识念力的作用?也太过分了,都是些什么啊!又是芸儿又是大叔现在自己见识到了,为什么还不让自己恢复过来。

    他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周身还有一些小伤,各色内力在和黑雾纠缠。这更让他忍不住心底暗骂。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能继承这个念力,其实也是不错,太真实了!偶尔用来做一下梦也是不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