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君:第32章 无视防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剑落在了空气里,老头居然躲开了那一剑,但他的脸被切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从侧面看,隐约可以看到发黄的牙齿和粉色的口腔。老头的脸色有些痛苦。

    余风却不管他,一击不成他马上横剑而击,想横着切入老头的脑子里。

    老头伸手去挡。结果挡了个空,余风在移动剑时已经使唤了能力,剑身切到了他头颅原先的位置。这回他却又躲过致命一击。脑壳被击开一道长痕,血水流落地上。余风停顿之际他轰的一脚把地面都踩的塌陷,身体飞退。神情惊骇!嘴里大喊道圣辉!!!

    他几乎没有丝毫停留,直破了帐篷飞走。

    余风同样惊到了。什么样的人能够躲得开这样的攻击!!一次或许只是凑巧,可是第二击还是躲了过去,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自己行踪暴露,必须赶快逃跑。他抓住光头女子的肩膀,才突然想起自己未必能抬得动她!如果不能,能力该如何施展。

    也就这时,他头抬起,万道雷霆从上而至,将帐篷直接气化

    余风闪身躲进了草后。

    放在平常此时他肯定已经被发现,但是现在,剑士注意力分散,并没有注意到草丛里的余风。

    余风几乎是在剑士从树后迈出脚那一刻逃走的。太惊险了!差一点被看见了。余风伏在草地里一动也不敢动,压抑着心中狂乱的念想,心脏居然没有乱跳,它似乎已经慢慢适应经历各种危机带来的刺激,变得平缓,尽管还是很快,但确实慢了很多。

    余风越来越冷静了。

    剑士左右看了眼周围,从余风藏身的草丛上一扫而过,草不是很高,余风几乎就是低下头,整个埋在地上。他用耳朵去感知。当时紧急,他没有太多办法,更没法换个可以令自己更安心的姿势。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不想发出任何一点轻微的响动。令人难过的是这个决定让他更加担忧自己的处境,相对耳朵,他更相信眼睛。有时候他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心底就会大声吵嚷着自己被发现了。脑子里浮现出剑士拿着剑横外自己头上冷笑地嘲讽着自己的白痴。

    这确实挺白痴的,但他别无选择。

    剑士拔出长剑。剑身摩擦剑鞘内壁的锵锵声把余风吓得几乎要从地面上跳起来,可是他没有听到后续的声音。他的幻像却越来越严重了,他压抑得快发疯。

    嚓的一声,剑士把长剑插进了自己身侧的地上,转身背对余风,望向篝火边上喝着麦酒,说些低俗笑话,时而哈哈大笑的人们。

    他一只手摆在剑柄边,一只手伸到自己的大腿左侧把固定下身甲胄的钢环解开一个边角,然后伸手进去。

    余风听到叮叮当当的铁响声。他死死把头埋住。后来他听到喘息声,终于忍不住抬起头。见到剑士背对着自己。而他似乎在专心做着什么。

    本来应该放在剑柄边上的右手扶住了树干。

    余风看向铁剑,心里有两个想法。趁机袭杀。他现在没有佩戴头盔,如果自己能在他发出警告之前用剑锋捅穿他的脖子,那自己暂时就安全了。要么趁现在,趁他不注意借些月光退走,再找机会。

    但是,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几乎整个营地侧面,把那顶黄色的主帐篷看得一清二楚。如果剑士还在这里,自己就没法潜入黄帐篷,救走光头女子。而现在,女子根本没有等待下去的时间。所以

    余风捏了捏手里的磨尖的鸡骨。大剑百分百一击必杀,鸡骨头或许会让他临死发出警告。但是抢剑就会慢上一拍。很容易被发现,到时功亏一篑。

    他想起自己既然能够无视铁链的束缚,是不是能够无视脑壳的防护,直接把鸡骨头送进他的脑子里,让他直接毙命?!或许可行!

    余风伸手就把鸡骨头往前移送,鸡骨头毫无障碍的穿透了一片大草叶。伤口?草叶包裹着骨头,根本没有伤口,就像是鸡骨头本来就长在草叶上一样。他心中狂喜。他要让眼前这个人买袋里也长出一根骨头!

    剑士突然一个哆嗦,余风一惊,心知不能再等了。一个闪烁,把手往他后脑上一送。不是鸡骨刺穿,而是他整个手腕到手掌都扎了进去,微微粉红的指甲从剑士额前冒出来,没有一丝血迹。

    他的手掌感受到脑颅里的热度,整个手都有些烫。剑士的身体软软的向后靠,他的手被卡在里面,于是乎剑士的身体的重量倾倒在了那支手上。余风跨步上前,用身体和左手托住他,缓缓的把他放在地上,随之抽出插在他脑子里的右手。

    或许是在里面停了一会儿,浸泡了其中的血水,拔出来时,手掌一片通红,还有腥臭倒胃的热气。余风在那人脸上抹干净。心底兴奋不已。自己又掌握了一个技能!居然能够无视防御,太厉害了!

    但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还有人在等着他去救,如果晚了,就没意义了。他左右望了一眼,确认没人在左右巡视,便一个闪现到了黄色帐篷的外面。他躲在阴暗的那面,里面的人看不到他。但是帐篷周围的草木被清理得很干净,藏无可藏。所以他得时刻小心周围突然有人出现,时间一长,这绝对是没法避免的。而且自己根本没有时间拖拉。

    现在他要找到一个可以窥视到帐篷里的缝隙,这样自己才能施展闪烁的能力进入其中,不然自己只能走正门

    靠近篝火的那一面,有一道细长的缝隙。但是他很快就犯了难。他不能一眼看到光头女子。缝隙正对的是一个高脚灯台,余风觉得十分晃眼。

    自己现在进去。一定会被发现,那个时候自己又哪里有时间找缝隙看不到外面的景象自己就无法施展,没法使用闪烁自己就无法逃离没法逃就等于白白送死。

    他狠下心。闪身拿了那个剑士的长剑,又重新出现帐篷的位置,哗啦的一声把帐篷划出一道大口子。里面的景象顿时清晰一片。

    光头女子躺卧在地上衣服还是完好,只是略微凌乱,一个老头手还搭在她的肩膀上,头已经扭过来,冷冷看着余风。

    余风没有丝毫迟疑,立刻闪烁倾身一剑刺向老头的脑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