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了校长大人:109.并非一无所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高梵在那里写着笔记,听完亨特的话他就像是补课一样,而莫里森则是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那他为什么袭击宣传会场?

    会不会是来找我报仇?高梵这下没有继续装傻,一路上他小心翼翼地掩饰德古拉的存在,而现在既然亨特为德古拉的恣意妄为创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替身,高梵干脆就顺着台阶下去,所以主动往身上‘揽责’,这些魔力溶液有可能继承了吸血鬼眷属的记忆,那他们成型后来袭击我,这也说得过去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论证着这一次袭击背后的真相,亨特是认为幻想种干的,而莫里森出于执法者的直觉觉得高梵身上有不少疑点,但是这些疑点在高梵为了保护众人拼到失去意识这举动面前,尤其是付出这么多,却什么都没捞到这个事实面前可谓‘毫无说服力’。

    本来预计只耗时十五分钟的会面结果延长到四十五分钟,而这三倍的体力消耗对于大病初愈的高梵来说是一个颇大的消耗。而莫里森看到高梵那苍白面容下掩饰不住的疲倦之后,恻隐之心也让他打消了最后的一点怀疑,毕竟这个男人已经‘白做’了这么多。

    聊得兴起都忘了时间,高先生,我们叨扰太久了亨特将桌面上的文件收拾整齐,然后伸出手但不容置疑,高先生你的想象力和推理能力丝毫不逊色于你的魔力水平,和你聊天获益良多

    莫里森也伸出手不知道有没有人和高先生你说过,但是最起码让我作为一个父亲感谢高先生你在摇篮山的努力,正因为有你的努力,才换来宣传会虽多人受伤却无人死亡这个不幸中的大幸

    噢?高梵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宣传会的时候莫里森先生你也在吗?

    莫里森笑着点了点头当时我正在执行公务,是由我妻子带我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前去宣传会,他们目睹了摇篮山的一切,顺带说一句,我的双胞胎儿子和妻子都对高校长你的海鲜炒面赞不绝口,不知道九月份我的一对双胞胎还有没有机会在学校食堂再次尝到校长你的手艺呢?

    九月?那不就是高梵露出了会心一笑,万万想不到这一次他也不是一无所获,于是伸出手难得有人欣赏,只要有时间,我倒是不介意去学校食堂帮忙的

    面对莫里森的质问,高梵丝毫没有惊慌,他指了指台历先生们,能不能告诉我今天是什么日子?

    六月十九日

    那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呢?

    六月十二日

    高梵露出了一脸略带无奈的表情从十三日开始算到十九日也就是此刻一共七天时间,我昨天下午五点醒来,而这一份报告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完成的,它的具体内容我也是不到二十分钟前才从魔法协会代表团那里全部听完,但我甚至没有被允许修改里面其中一个字。而这一份报告里面撰写的内容,伯尔尼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参与过,因为在魔法协会本部‘伯尔尼学院已经停学一年了,自然代表资格也被取消了’。所以我回答你们第一个问题,我的篇幅少并不是我刻意隐瞒,而是绝大部分人认为这样做才合适

    同为参与者却没有发言权,荒谬但又实实在在地发生在眼前。身在协会这个‘大染缸’的莫里森和亨特一脸‘见惯不怪’。

    耸了耸肩,亨特拿出了笔记本和调试手上的录音设备ok,既然搞清楚了这份报告荒谬的原因。那高先生,当时在摇篮山,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又做了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吗?

    高梵举起手示意暂停请问你们这份报告会公开吗?

    两个部长同时愣住,毕竟现在调查结果都没有出来,谈论是不是公开实在有点为时尚早。莫里森马上皱起了眉头高先生,你可是希望我们公开调查报告,为你正名?皱起眉头并非莫里森对高梵的提问不满,而是他在思考‘公开’后可能会带来的‘结果’,一旦‘真相’和‘事实’出入过大势必会引起争议,到时候负责编撰报告的八所学校恐怕。

    庆幸,他这个烦恼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我希望你们表面上延长调查时间,将这件事尽可能低调处理,如果可以,结果不要公布出来高梵提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请求,并且解释了我不希望调查结果掀起什么波澜,现在的伯尔尼经不起折腾,请以大局为重,这是我配合你们调查唯一的条件,希望你们接受。

    好一句‘大局为重’,高先生你这个请求真是莫里森也从高梵那苦笑的表情中读出了满满的无奈。

    亨特已经直接拍板我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要求我们‘什么都不做’的人,高先生,我答应你,灵狩部绝对不会公开任何调查文件,就算莫里森拿枪指着我,我都不会答应

    亨特先生果然是快人快语,就这么说定了高梵伸出手和亨特友好地达成了协议,知道已经定下来的莫里森也就松了一口气那么高先生,请开始你的陈述吧

    高梵没有陈述,而是拿出了地爆星法杖,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与其让我说,不如我直接将我的记忆片段投影出来给你们看吧,反正也不是太长说罢,地爆星法杖就化身为投影仪将摇篮山的‘战况’实时录像投影了出来,没有声音,自然也就没有心理活动的描写,为了方便两个部长的‘观影’,高梵时不时还会补充一些‘必要’的旁白描述方便他们理解。

    从空气力墙压下来,看到最后高梵睁着眼失去了意识,尤其是中段那宛如电影特效般的半空连环魔力爆炸场面,两个懂行的部长瞬间就被这种级别的魔法对轰吓得面无血色,难怪那些家伙劫后余生之后这么兴奋,在这种级别的攻击能‘苟活’下来的确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高梵收起了地爆星法杖看着二人二位,我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我虽然是人类守护者,但是我对于魔法世界的了解还非常有限,例如这一次我的对手,你们比我见多识广,那一只水人,你觉得它是敌人的本体吗?

    亨特托住下巴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假设它就是本体的话,凶手有没有可能会是元素体?

    何以见得?

    亨特在草稿纸上画出了大概的示意图图尔恰那一个地下城被埋葬部爆破封印之前,里面的魔力设备已经被破坏过,据说部分高浓度魔力溶液已经渗入了地下水中流入了黑海,虽然后续黑海周边没有出现什么魔怪袭击事件,但是万一这只水元素不过是潜伏期稍长,最近又恰好成型呢?而且这也可以得出结论为什么最后在下完冰枪之后,就没有任何事发生

    因为冰枪之后它的魔力用完了啊,用完魔力的元素体自然就是消失了。就像耗尽魔力的幻想种自然就变得无力是一个道理亨特作为一个猎人,自然就将他的‘猎物’往幻想种方向靠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