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了校长大人:19.步步紧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魔力性质古老,开发难度大此时戴维德代表团等人已经从饭厅回到了客厅之中,布莱尔一个鞠躬感谢您的用心招待,接下来就由我们来讲解我们的品鉴情况吧

    布莱尔打开原先的盒子,猩红的贤者之石躺在天鹅绒上,首先可以确认的是,这一块贤者之石是帕拉塞尔苏斯的作品,因为他和已知帕拉塞尔苏斯的四块贤者之石一样,魔力的精纯度都是超过百分之九十二。但魔力纯度太高也带来了使用的问题,因为是四百年前的魔力结晶,所以有能力使用这一贤者之石的家族,其炼金术的传承必然要超过四百年。这一种中古贤者之石其市场相对稳定,除非有大买家出于收藏的兴趣求购,不然一般不会出现特别高的价钱

    拉克丝点了点头,指了指第二块那布莱尔先生,这一块相对较的呢?

    布莱尔的眼神闪过一丝疑惑说实话,我之所以会使用这么多时间来鉴定,就是因为这块贤者之石太过特殊。从它的成色可以推测出它的魔力积累不是简单的魔力积累,而是用另外一种更纯粹的能量快速堆叠,所以才会如此通透。还有此刻它的魔力残余虽然不超过百分之十,但是他的提炼难度极低。如果说两块贤者之石是油田的话,帕拉塞尔苏斯就是俄罗斯冻土下的油田,丰富但难以开采。而这一颗就是沙特的地下油田,埋藏浅,开采难度大,当然了这是不准确的,因为这一块的残余魔力量完全不可以和帕拉塞尔苏斯的同日而语

    切换成人话听起来就舒服多了,高梵看了身旁的拉克丝一眼,拉克丝认同地点了点头,高梵也就说道那么,布莱尔先生,你对这两块石头的估价是多少?

    帕拉塞尔苏斯的成交价应该是八百万到一千万欧元。而这一块较的,成交价在五十万到三百万欧元均有可能,要看到场卖家的实际情况布莱尔推出了两份合同不知道高先生是想进行预约拍卖,还是公开拍卖?

    二者有何不同?

    预约拍卖是拍卖行预约有兴趣的买家,相对**性和保密性强一点;而公开拍卖,则是面对整个魔法世界的拍卖,参与者更多。前者拍卖行收取百分之九的服务费,后者收取百分之十四的服务费,因为现场的安保等问题会额外增加费用,请高先生谅解

    涉及到钱和规矩,本来拉克丝以为高梵一定会征求自己的意见,不想,高梵直接就在合同上签字公开拍卖!

    好的高先生,那么这两块贤者之石,我们就按约定进行公开拍卖!布莱尔打量了一眼两份合同,满意地收进公文包内,并且拿出了一张极度精美的驯鹿贴纸贴在了木盒的开口处高先生,我们会在三天内通知你拍卖会的举办时间。这两款产品暂时保持封存状态,这样可以免去拍卖当天再鉴定一次的麻烦,若高先生你不想拍卖撕下来并且通知我们就可以。

    解决了贤者之石,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了批量的人偶没问题,那么保罗先生,这些人偶的品质如何?

    保罗推出了三个样板高先生,在下接下来的言论可能会有所冒犯,请你多包涵。人偶的材质会决定坚固程度和耐用性,传统的精工人偶采用的材料动辄便是百年树龄的木材,而这三个则是采用现代工程塑料,在耐用程度上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其二便是代表动力的炉心,它的炉心只能说是合格到良好之间的水准,运作也依赖宿主本身的魔力质量。可以说他的制作成本可以说是我见过最廉价的。

    但廉价材料并非一无是处,完全统一的材质让整个人偶的魔力脉络极度平稳通畅,可以说操作性和灵敏性在我见过的人偶里首屈一指。若五阶魔偶师可以同时操控四个精工人偶,换成这一款人偶可以操作十六个。同时可伸缩收纳为这一款人偶带来更丰富的使用空间,这一点我并不是专业魔法师不好评价。

    所以这一批次的人偶,我的估价是每一个人偶的成交价,应该在三到五万欧之间。而且需要高先生你提供各自的伸缩咒语和启动咒语

    高梵点了点头无妨,和贤者之石一样,我也是采用公开拍卖的形式,有问题吗?

    保罗取出了合同那高先生,麻烦你签字,还有这三个样板在拍卖前要公示于拍卖行,作为样品给客人参考,这个可以吗?

    高梵摆了摆手无妨,若是保罗先生你有兴趣,这三个人偶公示完送你也无妨

    保罗将合同收进公文包高先生好意心领了,若是高先生你这一批三十多个人偶全部售出,也是我鉴定师生涯浓墨重彩的一笔

    布莱尔见工作做得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伸出手高先生,那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感谢你选择戴维德拍卖行,祝我们合作越快

    高梵依次和六个人握手,作为主人亲自将他们送到了院子外,临走的时候,布莱尔忽然转头说道噢,高先生,贵夫人从刚刚开始就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似乎是不太高兴,恐怕先生你今晚不好过啊

    噢,没关系的,由她生气就好,反正她还不是我夫人高梵笑着摇了摇头,在布莱尔讶异的表情下,目送两台商务车消失于大街之上。

    回到房子内,艾薇儿在玄关声地说道少爷,拉克丝姐,似乎真的很不开心,你可要心了。

    回到客厅,果然拉克丝已经戚起了眉毛盯着高梵为什么要选公开拍卖?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征求我的意见?

    高梵一脸从容地说道我想着拉克丝你也一定会支持我选公开拍卖啊,因为我当时就在想,公开拍卖多点人参与,这样不就可以形成更大范围的竞争吗?这样我们赚的钱不就更多了吗?

    拉克丝看着高梵那表情,一时气不打一处来,随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大前提是有竞争才赚了,但实际上最值钱的帕拉塞尔苏斯的潜在买家极有可能就那么几十个家族,他们对于这一粒贤者之石的价格心理定位大体相同,更不会为了贤者之石争个面红耳赤,所以你这个竞争成立吗?为什么戴维德拍卖行那么爽快就接受你的公开拍卖?因为对他们来说,根本多不了多少事,但是钱却多赚了几十万。高梵校长,这可是一千万的百分之五,就是五十万欧元了!你死抠抠得下这么多钱吗?

    一听到五十万飞走了,高梵顿时双腿着地扬天长叹我的天啊,我刚刚究竟做了什么啊?五十万欧元啊!我的老天爷!

    哼!谁让你自作主张!拉克丝气鼓鼓地回到了二楼的房间,留下在客厅懊恼的高梵。

    十五分钟后,房子彻底安静下来,艾薇儿拍了拍高梵的肩膀少爷,别演了,观众都散了。拉克丝姐已经回到房间里生闷气了

    高梵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的灰尘贵族派步步紧逼,这时候不演一下,被他们察觉到我打算联络民主派就麻烦了。况且,五十万欧元就可以让本校长和伯尔尼学院名扬天下,这可是一个十分划算的买卖,对吧?

    品鉴从下午四点多开始,结束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两份品鉴报告‘艰难’地递到了高梵的手上,戴维德代表团一行六个人露出了一脸‘如蒙大赦’的表情。艾薇儿也早已为他们六人准备好简单的晚饭以慰劳他们的辛勤。

    乘他们去吃饭的间隙,高梵也翻开了两份报告,原本舒展的眉毛瞬间就皱成了‘川’字。看着那龙飞凤舞,还有分不清是‘专业术语’还是‘字太丑’的句式,虽不至于彻底蒙圈,但也是看得极为吃力。

    吃了没文化的亏高梵在心里嘀咕这句话,身后则是传来和高梵心里想的一字不差,专属于拉克丝的懒洋洋的嘲讽。只见拉克丝将睡前披散的头发扎成了马尾,双手支撑在沙发上托着腮帮子站在了高梵的身后。校长大人,似乎,你看得有点吃力啊~

    高梵合上关于贤者之石的报告,直接递到了拉克丝的面前拜托了,拉克丝姐

    拉克丝用食指轻轻推开报告书,得意地说道嘛~哪有拜托人还不看着对方的脸,这可是很

    无奈,高梵只能转过头一脸不情不愿地看着拉克丝拜托了,拉克丝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