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仙神:六十二: 顽疾一朝尽祛除,一村鬼人全屠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脑子里满是九颗星辰运行的轨迹,黄语这次在治疗黄强时不自觉地以其中一颗星辰的轨迹运行输入的木属性灵力。

    嘶之前的治疗不是不痛苦,但黄强都忍下来了,一句也不曾叫,而这次却是叫出了声音。

    嗯?黄语赶紧停下,接下来微一回味,发现之前的木属性灵力变得狂暴了很多,破坏了黄强身体,但同时也消除了更多的死气,之前根本无法发觉那些死气有所减少,黄语为此震惊不已,同时心中也有了一定的计较,明白了这运行轨迹的不凡之处。

    按照这颗星辰的运行轨迹运转灵力,会让相应的灵力狂暴,从而造成更强的破坏,狂暴的程度与运行速度成正比,这是黄语差点被狂暴的灵力断手后得到的结论,而后他又尝试了其他八种轨迹,用的只是单一的木属性灵力,在手掌外尝试。

一定量的木属性灵力按照掌握的九种轨迹运行之后,有所改变,都是加强性质的,分别是加速、坚固、强韧、锐利、寒冷、炙热、黑暗和光明,加上之前的狂暴,正好九种,对应着九大属性,但这些特性只是黄语初步尝试出来的,也许之后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只是现在碍于境界和眼界,他无法再感知到更多。

其实,黄语抓到的这九种轨迹就是这阵法中的精髓,也许这一点连那布置阵法的人都不知道,只不过他布置的这阵法足够高级,高级到足够与外界完美互动,而黄语看到的那九种轨迹,就是这阵法带动的九大元素运转留下的轨迹,是完全超越了阵法本身的运行轨迹。

    阵的神秘为黄语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以木属性灵力糅合了九种轨迹中强韧特性,黄语尝试着与黄强体内的死气接触,刚一接触毫无优势,瞬间就被死气吞噬掉了一部分,但随后被吞噬速度越来越慢,而且还在不断的互相抵消,只不过这种抵消几乎可以忽略,以黄语的感觉若想要抵消掉这股死气,最起码要不断输入灵力一整天,所以他觉得还是包裹住拉出来更合适,至于之前是狂暴木灵力,会为黄强带来不小的痛苦,所以放弃了。

黄语强撑了三息时间,将深入到黄强体内的那股死气拉到了黄强的体表,之前那股死气在进入黄强体内到黄语输入木灵力差不多已经腐蚀到了他的骨骼,黄语的木属性灵力也是堪堪阻止死气的深入,无法驱逐死气的侵蚀,只是以一种极低的效率消耗死气,如今这样,让黄语振奋不已,不过维持这种强化很费灵力,这一步做完,除了附着在骨骼上的灵力外,黄语浑身灵力耗尽。

    打坐一个时辰之后,黄语再次为黄强拔除死气,耗掉自身一半灵力后,那股死气被黄语拔出。

以木属性灵力包裹着那股死气,被黄语奋力抛出,落在了山洞外的一片草地上,紧接着嘶嘶声不断传来,没有了黄语控制的木属性灵力很快散去,那股死气因而被释放了出来,一瞬间便腐蚀了一大片草地,甚至一颗大树也因那死气而枯萎。

死气并非与木属性灵力对应的,而是一种复合复杂的综合体,应该是与生命力相对应,以生命力而言,最精纯的应该是植物,人类等其他生灵反而因为混合了多种属性,生命力没有那么精纯,即便如此,那股小如指甲盖一般的死气也腐蚀了那么大一片植物。

经过这一场事情,让黄语对死气的顽固强大有了一个极直观,极震撼的印象。

    感觉轻松多了,看来死不了了。

黄强说道,倒也潇洒。

    黄语笑着将黄强引到了那片阵法所在之处,告知他这是一个阵法,并从自己看到的方面引导了一下黄强,想要他也能领悟一些东西,而黄强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便进入了领悟状态。

    三日后,黄强停下了领悟,而那彦真娜早在黄语停下的第二天就不再参悟了,三个人离开山洞,向着那彦部落走去,至于那阵法的奥秘,黄语三人明白,绝非他们现在这样的境界可以看到的。

    我觉得挺憋屈的。

三人沉默地走着,突然间,黄强说道,目光中凶光闪烁。

    杀回去?黄语其实也有这样的想法,年轻人哪有心甘情愿吃亏的,所以他一眼便已经明白了两人所想。

    三人很快回到了那个**,那里已经恢复了平静,一副人畜无害的村落最能麻痹生灵,三人离开的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骨头被抛在了野外,其中有人骨,更多的是妖兽的骨头,其实这村落主要是为了妖兽。

    三人从村头开始杀起,没有一丝犹豫,他们已经很清楚那些所谓的村民是怎样的存在,那是不允许存在这世上的异类,恶毒的侵略者和贪婪的索取者,集卑鄙、狠辣、无情一系列负面词汇才能形容的鬼人。

    普通的鬼人智力低下,在操纵下还能做出比较正常的反应,完成简单的闪避和攻击,但此时似乎无人指挥,一个个都变得狂暴,悍不畏死,这对于黄语三人来说无异于增加了他们击杀的效率,所以在短短半个时辰不到便有一千多鬼人被击杀,而黄语三人因之前在那卧蟾洞内的提升,身上毫发无损。

    沉浸于杀戮的三人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眼前的鬼人身上,没有注意到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双野兽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浑浊的眼睛里闪动着阴狠的光芒,同时又有难以忽视的智慧在闪烁着。

那存在的目光在黄语三人身上各自停留了几乎相等的时间,而后闭上了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村庄内冲出的鬼人变成得稀拉拉的一两个,黄语三人明白这村庄里的鬼人基本上被清除干净了,一个时辰高强度的打斗,再加上全副心神的投入,三个人都很累了。

    看来这里的鬼人已经没有了,我现在很想念我的家乡黄强手一抬,击杀了一个刚刚出现在他们视野的鬼人后,整个村子都安静了,而后他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毫无头绪的话,让黄语和那彦真娜都奇怪地看向了他,我的家乡有一种水床,躺上去可舒服了。

黄强延续了他一贯的作风,转折来得猝不及防。

    黄语和那彦真娜闻言无奈对视,两人脸上都现出了笑容,那是种放松的微笑,那彦真娜笑完下一刻就坐在了地上,丝毫不在意形象问题,而黄强早在他说话时就已经躺在了地上,现在站着的就只有黄语一个了。

    那种东西没有了,休息一下吧。

见黄语不肯坐下,那彦真娜说道。

    我不确定,感觉更加危险了。

黄语说道,神识彻底打开,监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