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鬼事:第十七章 海棠冤魂(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叮铃催命铃声再次响起,真正的挑战才刚刚来临。

    知非与灵仙儿听到铃声,立即全身戒备起来,双双紧盯着假山上的变化。

只见那烂头陀原本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双眼如野兽一般闪烁着与月晕同样的红光,那是血红之色。

他身上破烂的僧袍伴着突如其来的劲风扑簌直响,僵硬的手臂缓慢挥动了两下,肥大的袍袖挥出的腥风,让人直欲作呕。

那腥臭的劲风扑面袭来,让知非二人直退数步,连忙掩住口鼻,生怕被尸毒侵体。

    知非刚要施展动作踏出罡步,那烂头陀好似预测到一般,不给他任何施法的机会,从假山上像重锤一样直直砸向知非。

细观之下,却发现这头陀并不如生人一样灵活,飞身砸来时,双腿僵硬的并拢在一起,犹如一根粗大的标枪,被人投掷过来。

    变故只在顷刻之间,知非无暇施法,只得双手横卧拷鬼棒,左脚吃力向前,右脚借力抵住回廊的墙面,准备生扛下这肉锤暴击。

那烂头陀身材高大魁梧,又是坚硬无比的僵尸状态,暴击之力有如万钧。

    咔吧的一声,那头陀的身子直直撞在知非的拷鬼棒上,拷鬼棒旋即断裂成两截,随之又是嘭的一声,知非的身体吃力不住,直接撞在了后背的墙面上,重力之下,更是激起碎砖烟尘。

那头陀马不停歇,根本不去查看知非的状况,僵直着猛地扑向灵仙儿。

小狐狸反应极快,一个贴地打滚,滚到了天井的花丛里,躲开了紧追而来的杀招,一时间倒是有些钗鬓散落,花容失色。

    烂头陀不待招式变老,挥起僵直的双臂,再次直直砸向灵仙。

灵仙儿舞动手中的赤虹宝剑奋力地抵御着进攻,赤虹宝剑虽然通身写有驱邪法咒,可砍在烂头陀身上,仿佛砸在生铁上一样,对他毫无损伤。

但是赤虹宝剑每一次挥动,那些法咒都会在月光照耀下反射出金光,在金光的映射中,符字时隐时现地倒印在烂头陀的身上,每每此时那印字之处便有青烟飘起,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烧灼的焦臭味。

烂头陀在烧灼之下,便不敢离灵仙儿太近,动作也不如一开始那般凌厉。

    虽说烂头陀忌惮赤虹宝剑而不能施全力攻击,但其本是个活死人,又身大力不亏,几个回合倒也是让灵仙儿耗力极大,娇喘连连。

灵仙儿余光瞟见知非蹲在墙边调息,知他无大碍,应该只是暴击之下岔了气,又觉着自己有宝剑克制烂头陀,便开始有恃无恐起来,那樱唇上下翻动怪话连连开来:你这臭和尚,怎地专盯老娘,老娘又不是这窑子里窑姐儿,定是你那背后提线的恶主看得老娘貌美如花,闻得老娘芬芳可人,让他个藏头藏尾的恶心人垂涎三尺了吧。

这般有恶趣味的人,定然是不能人道,望着如水一样的俊娘子而不能,呵呵,只能做成活死人一逞**,是不?说着又连拼几剑,一时间波浪翻飞,香风四溢,美女呀,哪怕是个狐狸,干什么都好看,何况还是个好身材的俊妞勒!    灵仙儿又继续调笑道:想把你奶奶我做成人干可不成,人家的好处可是软着呢,变成僵尸可让我家亲亲小师兄怎么办,到时没了兴趣给俺机缘怨谁去,所以,老娘要跟你拼了!那僵尸烂头陀是活死人一个,即便是灵仙骚话连篇,也不做任何反应,只是不温不火的施着招。

    哼!一声冷哼自远处响起,灵仙儿骚话撩拨下终于有人有了反应,可却不是小道士知非,想来也知定是那幕后操纵海棠院这个局的恶趣味之人。

烂头陀的猛攻,让灵仙儿左右支绌,手忙脚乱开来。

灵仙儿娇喘不断,云鬓散乱,双颊更是绯红异常。

招来狠招之后,双臂渐渐无力,几近失去抵抗之力,灵仙儿急瞟着远处的知非,高声叫道:我的小男人啊,快上吧,哪有让家里女人抵在前面的道理!    仙儿,再撑片刻,我行功之时受他暴击,岔了气道,马上就好!知非急声回道。

    哪知这马上就好一说,那烂头陀突然要反身扑向知非,想在他未有反抗之力时剿杀。

灵仙儿银牙一咬,飞身窜到烂头陀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冲着知非大喊:冲你这声仙儿,老娘为你,就跟他拼了!说罢双腿岔开横着飞身踢出,身体呈一条直线直奔烂头陀而去。

栖身到烂头陀身前,双腿猛地夹住他的腰身,上身借力有如鲤鱼打挺般立起,左手抱住那烂头陀的光头,右手宝剑连续奴砍他的脖颈,灵仙儿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虽然有些不雅,但是好像十分有效,那烂头陀被她盘夹之下,倒是停了脚步,使不出太多的力量了。

    灵仙儿边砍便说:你这臭和尚,上辈子修得什么福,老娘这招玉藤缠身的本事留给俺亲亲小师兄,倒是让你这臭皮囊先消受了    赶快下来,怎么出此烂招,道爷还没快下来,我好了!此时知非已是调息完毕,看到灵仙儿的招式一时有些道不明的生气,哪怕对象是个没魂的臭皮囊。

    灵仙儿听得此话一时大喜,猛地向烂头陀的大光头打了一掌,双腿用力向后一瞪,便脱身跳到了回廊内,站在知非身前,香汗淋漓地盯着知非,说不出的妩媚诱惑。

    知非看了她一眼笑道:臭,你不香了,都是那烂和尚的腐臭味!不过你是为了我,你先歇歇,待我去劈了那臭光头!玉藤缠身,道爷记住了,好招式!此时的知非眼神有些邪邪的,灵仙儿断定这家伙是被这玉藤缠身的招式激的骚毒窜起,也幸好如此,那劲气反而快速帮其疏通了气脉。

    知非转身面向花厅的方向,用手指凭空指了下那无尽的黑暗之处,霸气道:甭管你是谁,等朝阳观道士知非来收了你。

    阴风轻轻吹散了遮蔽冷月的乌云,月亮四周的光晕反射着奇异的红色光芒,天幕好似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般,正等待吞噬所有生命的迹象。

    假山上那具诡异的人形阴影,有如被月亮打了追光一样,显露出其真实面目,是一个朽败发霉的头陀。

深灰的僧袍上布满了血洞,破口处的鲜血早已干涸成红黑色,仔细看去,衣服的血洞之处可以清晰看见几只肉白的蛆虫在蠕动。

说其朽败发霉,是因为这头陀裸露在外的身躯皮肤,均可看见腐烂脱落的状态,阵阵**的腥气在其间散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