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第732章钱帛动人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您老就放心吧!

    等到今天的临时股东大会一有结果,股价肯定会下跌不少。还不如趁早沽空一把,说不定还能多赚不少呢。

    当荆建来到会场的时候,史密斯和赖广文郎已经同车赶到。赖广文郎是拿着平田康的授权书履行今天的投票权。荆建当然不会亲自陪同这个平田康的跟班,所以昨天就见了一面,整个晚上都是由史密斯来招待。

    门口相遇的时候,赖广文郎就主动小跑过来,一个日式鞠躬礼:荆桑,昨晚多谢您的款待。我们少爷已经吩咐过,全部都听您的吩咐。

    看这模样,赖广文郎对昨晚骑大洋马很满意,荆建就笑着招招手:还是要感谢你家少爷。走,我们一起进去吧!

    今天的会场就设在洛杉矶总部内,其实真正登记来履行投票权的股民并不多,加上一些随同人员,也就是二百多人。千人大礼堂内显得空空荡荡,来的人全都拥挤在会场前方,倒是很喧嚣热闹。荆建远远望见科威尔与人在谈笑风生,就笑着挥手致意,随后就与史密斯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

    不时有人过来寒暄,表面上的态度都很热情。向荆建告罪了一声,赖广文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坐到的最前排。能影响到投票结果的大股东基本都坐到了前面,方便统计。而那些报名的散股股民可以投票,反正他们的投票基本是忽略不计。至于荆建,他私人根本就没投票权,于是就很自觉的坐在角落里旁听。

    看到王烈在人群中相当活跃,频频的与股民们交流,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好像已经成为了蓝星网的主人。荆建微微一笑,询问身边的史密斯:昨晚和那个日本人交代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

    反而赵广亮有些紧张,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场面,有话没话道:荆少,你可真镇定,我小亮就做不到啊!

    这次赵广亮是带着一群小弟来的美国,美其名曰跟着荆少做生意,实际上有担心借给的那笔钱的意思。因此现在的他相当忐忑不安,生怕荆建最后保不住蓝星网。

    就在这时,王烈突然发现了荆建,他咧嘴一笑,就不紧不慢的向荆建走来

    洛杉矶唐人街,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茶楼。十几位华人家族的代表在一间大包厢里喝着茶,而他们正是支持王烈的那些家族。

    此时,有人正在评判着荆建:年轻一辈中,算是比较出色的一位。不过我派人了解过他的过去,从一开始,就是胆大敢冒险。天分肯定有,但经商一道没那么简单的。不是我倚老卖老,我们这些都吃过多少亏?有过多少教训?才会有今天?而那位布兰布尔少年得志,向来一帆风顺惯了,真遇上些风浪,能不慌乱已经很不错了。

    有人就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说道:还是别小看,那位布兰布尔不简单的。他无论做什么,都能搞出名堂。就说这蓝星网,两年前就花了几千万美元,现在的市值已经四十亿。听说他的股份有四成,就算这次王少获胜,就问问你们,他光在蓝星网上赚到的钱,你们哪个不眼红?

    见气氛有些不对,陈伯笑着端起茶杯,轻咳一声:咳咳,为人是该谦虚,但也没必要过分谨慎嘛。听说那个布兰布尔拍电影不错,投资眼光也很不错,可若他能在我们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能够翻盘?那就太妖孽了吧?不过阿良说的也有道理,我们是求财不求气,这件事过去以后,想办法找找关系一起喝杯茶,都是华人,能交好就交好,不打不相识嘛!

    这话一说,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实际上在一开始,陈伯等人几乎是无视荆建这个人,然而随着荆建一个个动作,当然,在陈伯他们眼中就是一次次挣扎,使得他们感觉到一次次的难过,也就变得越来越重视。

    而刚才那人其实说出了众人的担心荆建有能力那是毋庸置疑的,而且那么的年轻,资本又那么的雄厚,至于为了还一个死人的人情往死里去得罪吗?简单点说,就是网文的一句名言,莫欺少年穷!因此听到陈伯这句近似安慰的话,所有人心中都好受了许多。

    这时就有人说起了玩笑话:闹了半天,好处还是被那个小子拿走了呀?

    笑声中,就有人突然想到:诶,有件事我想提醒诸位,股价都已经这么高,诸位就没什么打算吗?

    包厢里笑声顿时一停。这句话说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心病。从表面上看,这些人进入市场的时间都比较早,虽说后来多多少少出于情面又为王烈吸纳了一些股票,但收购成本怎么样也不会超过四、五十。而现在的股价在180左右,应该说都大赚了吧?其实不然,尴尬就尴尬在,他们的股权是用来支持王烈的,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抛售。

    总不见得王烈刚接手蓝星网,他们手中合计15多的股票就卖掉?荆建再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同样来个简单多数夺回公司?那不是开玩笑吗?

    然而坏就坏在,钱帛动人心。如果那只是几十万、上百万美元也就罢了,为了还人情,陈伯他们可以做到不在乎。可现在这些人中,少的已经赚了上千万,多的五、六千万美元的都有,可是那些钱却看得见摸不着,又怎么不让人心急如焚呢?

    冷场了一会儿,就有人反问道:老黄,那你呢?

    那位老黄倒不隐瞒:我沽空了不少期板。怎么说,先落袋为安。

    哦!有人就应了一声,而其他人全都脸色古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好几秒,猛然间爆发出哄堂大笑。

    那位老黄被笑的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突然脑中灵光一现,笑骂道:你们这群缺德货,原来想一块儿了,都沽空了啊?

    笑声中,陈伯开口叮嘱:诸位,这事你知我知,千万别传到阿烈耳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