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第959章旁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霞和天天连忙站起向李老打招呼。李老似乎挺喜欢小孩,逗弄了天天一会儿,随手掏出一块怀表塞到天天手中:呵呵,这是当年从个鬼子中佐那里缴获的,就送给这孩子当见面礼。

    太贵重了。爷爷。

    都说是一家人了嘛。还客气啥?这点你就不如你爹,当年他可不客气,经常顺我的烟抽。哈哈哈!

    今天来的客人不少,李老不可能接待太久。因此在谈笑了十几分钟后,他就叫来了一位年轻人:这是我孙子李安民,等会儿让他陪你们到处玩玩。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

    简单聊了几句,荆建就发觉这位李安民十分机灵,也可以说为人处事上很圆滑。应该说,他还是比较热情的,先把赵霞和天天安排到女人孩子那一堆,他就亲自陪着荆建在说话。

    荆哥,您在哪儿忙?

    哦,在政协挂了个名。荆建奇怪的看了李安民一眼,怎么说,李老安排李安民应该是有所深意,应该为自己这个孙子在拓展人脉。可他怎么似乎一点儿都不了解情况呢?

    其实荆建猜测的并没有错。但老人家对后辈的培养,有时候就喜欢这样的云里雾里,美其名曰为培养你的观察力,但实际上却造成不少的误会。

    而在事先,李老只是对李安民说:有个小友你要好好交往。李安民也曾经打听过荆建的情况,发现就是荆白生的儿子,于是在第一印象里就有些轻视。

    古今中外其实都一样,看一个人的地位,归根结底,就要看他能拿出多少人?多少资源?而这个资源基本看的就是多少钱?本来李家有荆白生这样的亲信,应该说是自家很重要的一个人,但位置都丢了,就算在香港生意做的再好,除非到了李嘉诚、霍英东的地位,否则根本就是废人一个。那么作为荆白生的儿子,又能受到多大的重视呢?

    另外就是荆建送的那些礼。荆建以为很合适,李安民却认为档次太低。这其实就有点先入为主的印象。就比方说,董事长发你一根烟,你会觉得很荣幸;而门房敬你一根烟,你至多点头客气一下罢了。

    荆建当然感觉得到,李安民亲热的表面下隐藏着疏远。不过他看在李老的面子上也不会计较,反正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不过李安民似乎人缘挺好,没多久,身边就聚起了一群年轻人,听着这群年轻人闲聊,一旁的荆建倒也不怎么无聊。

    听说苏联那边的事吗?老毛子那边闹的可欢了嘿。

    你又有啥内幕?

    我看苏联吃枣药丸

    荆建心中偷笑,没想到在这里提前见到了活着的药丸党。

    嘿,你们别看老毛子那边乱,那里可真的是人傻钱多。我有个发小就批了一批货走那里做倒爷,现在可发了呢。

    这还有谁不知道?牟其中还倒过飞机呢,听说换了好几百车皮的东西。

    这你们消息就落伍了。听说过有家白莲花没有?

    对,那家外国公司可是大场面。现在跑单帮的倒爷几乎绝迹,都是到了那边从白莲花手中直接拿货。不过白莲花做事也地道,不仅提供兑换成美金,还提供汇款给国内的服务。

    从没听说过什么有名的外国公司叫白莲花啊?

    嗨,你不知道有名的公司多了去了。

    等等,别争这个。我就纳闷一点,倒爷不都是在倒中国商品的吗?那家白莲花可是外国公司。难道现在倒爷都在倒外国货吗?

    同样是中国货。

    那他们哪里来的货?

    这我就不清楚了,也许通过香港出口的吧?

    诶,小荆,你爸不是在香港的吗?你知不知道他们的门路?

    如果提名此时中国最热门的话题,排首位的毫无疑问就是做生意。因此最后歪楼歪到了这个话题,那也挺正常。就是李安民突然询问荆建,让他觉得心中暗笑:呵呵,这我也不怎么清楚。大民,你们问这干嘛?

    找关系呗。一旁一个年轻人用看弱智的眼神看了荆建一眼,如果搭上那条线,咱哥几个不都发了吗?

    哦。荆建并不会为这样的小事生气。他恢复到了旁观状态,继续听他们闲聊。

    哥几个,你们有没有门路?钢材水泥啥的都成,小弟我这几天手紧。

    呵呵,你倒会挑好东西。等会儿给你介绍个哥们,不过只有苏联产的钢材,你要不要?

    我又不挑嘴。几大钢厂的钢研所我都熟,弄张质检证又不难。诶,你们说,那么多苏联钢材哪里来的啊?

    听说都是海津那边进口的。

    海津?那地方走私可不容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