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第47章等等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廖夜冥一边领着荆建在走,一边不紧不慢的说话:倒是可造之材。毅力、学习都很不错,可惜就是走上歪道。本想直接把你轰走。既然你皮痒,那就在轰走前再撸你一顿!

    荆建态度很端正,只要能谈话就行:廖处教训的是。我其实就想知道

    进办公室说吧!

    被领进办公室,廖夜冥也不招呼,直接在自己的座位坐下,故意让荆建站在办公室正中,摆出很明显的教训姿态。

    省城教育厅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道新风景。一位身穿军装的男青年,背着挎包、水壶,天天在大门外笔直站立。一开始,教育厅工作人员还以为新来了位站岗的。然而时间一长,消息传开,才明白他是前来寻找廖处长的。

    荆建已经在教育厅门外等待了整整三天。在这三天里,每天准时上下班,而且绝不越大门一步。尤其令人感到稀奇,他从不主动搭讪、从不纠缠,饮食都自己解决,甚至连个人卫生都到街角的公共厕所里解决。就这样,在烈日暴晒中,流着汗默默等待着。

    小伙子!廖处真不在。董大爷终于看不过眼了。

    没事!荆建脸带笑容,我时间多,就等他出差回来。

    告诉你,真出差去了。看到荆建眼中的倔强,董大爷苦笑摇头,那就进来避避,外头太阳毒,别中暑了。

    不麻烦,不麻烦,外头挺好。荆建笑道,谢您了大爷。

    哎!那进来喝口水吧?

    我有。荆建扬了扬军用水壶,反而敬了根烟,给您老添麻烦了。

    哎——!你这孩子咋就这样呢?

    已经过了五天。董大爷眼带可怜:小伙子,你再这么站门口,影响不好,上面都有人说话了。

    抱歉抱歉!荆建连声道歉,那我就去街对面。

    你?董大爷终于憋不住,你不是为难吗?私底下给你透个风,廖处就是不想见你,你等也没用。

    没事!荆建笑笑,我就等我的。放心,绝不会影响到厅里的工作,更不会给您老添麻烦。

    你真是的。哎!

    已经第八天。董大爷已经有点习惯了:小伙子,究竟有啥事?就跟大爷我说说,说不成能帮上你。

    这事就廖处能帮上忙。不过还是谢谢您老。

    你就倔吧!看看,都晒成啥模样了?

    真不打紧。大爷,您老来颗烟?

    这是第十一天下班的时候。

    人流涌动,教育厅职工或走路、或推着自行车,纷纷出了门口,汇入到下班大军之中。荆建依然脸带微笑,目送着那些职工离开。而这些天他的存在,也成为了某种日常,所以那些职工同样已经习惯,甚至熟视无睹,已经很少有人再多看荆建一眼。

    也许又是白白等待的一天。感觉着自己的背心再次湿透,荆建心中苦笑。可突然,他感觉到门里的董大爷很突兀的出现,并且顺着他的目光,就见到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荆建的记忆力向来极佳。就这十几天,几乎能认出教育厅进出的每位职工。而这位中年人还是头一回出现。荆建精神猛的一振,这位是廖处的可能性极大。然而令人失望,那位中年人却根本没有丝毫停留,甚至都没看荆建一眼。目送着那中年人的离开,荆建瞳孔微缩,接着微微一笑,向董大爷道别:大爷!我走了,明天再来。

    诶?董大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连连叹气

    荆建并没判断错,那位正是廖处廖夜冥。一开始,得知荆建找来,他并不愿意多事,就借着主持支教前的培训,索性躲到了正进行封闭培训的师范学院。本以为这样的年轻人,出于一时冲动,根本没有什么长性。然而结果就有点出乎意料,都十几天过去了,荆建依然在教育厅大门外等待。

    既然如此,廖夜冥就索性回到厅里。他已经准备给荆建一个教训。本来就问心无愧,又何必躲那个混小子呢?所以他决定,如果荆建敢上前纠缠,就立刻让人把他轰走,让荆建彻底死了这条心。可又是没想到,荆建居然安如泰山、纹丝不动,让廖夜冥根本无法借题发挥。廖夜冥心中苦笑:也许他还不知道吧?再看几天,让门房老董暗中传话,看看他的反应吧!

    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吧?那位就是廖处。指着廖处进大楼的背影,董大爷低声道,看见了吧?他不愿意见你,你就回去吧!

    荆建对董大爷微微一笑:谢您了。再等等吧!

    等啥?你可千万别闹事。这里可是政府机关。

    您老放宽心。廖处不愿意见,我就在外面等,绝不会给您老带来麻烦。

    你这又是何必呢?

    随后那几天,荆建再次给廖夜冥带来了意外。依然在大门外等待,但也绝不上前纠缠。仿佛就像是不知道般,甚至让廖夜冥都感觉有些糊涂。已经反复打听过好几次,并且还派人往老董那边传话了呀?廖夜冥微微感觉到棘手:这个混小子,还真够熬得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