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第452章撑面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按荆建的那种小人之心,这位同学应该主要为了带全家到喜临门开开眼界的,否则的话,很少听说有带孩子去同学会的呀?

    荆建能感觉到四周异样的目光,他倒没什么,本来就是个外来者。而郭文甄今晚已经是心喜如蜜,恋爱让女人变得愚蠢,于是与荆建的说话神态就显得越来越亲密,根本就没发觉四周的窥探,浑身散发着那种热恋的光芒。

    身边终于有人忍不住,问荆建道:阿建,你是做哪行的?问话的是当年郭文甄的同桌闺蜜史芸。

    应付这样的话毫无难度,荆建笑答:刚回国,等安排呢。

    这里讲究的是个分寸。毕竟是郭文甄的同学会,没必要喧宾夺主。但也不能让郭文甄失了面子,所以点出自己刚从国外回来。憋大招扮猪吃虎就是煞笔,把郭文甄置于何地?无非为了自己一时爽,去踩郭文甄的那群小伙伴们,有意义吗?

    果然,史芸态度明显一变:你以前在国外工作?

    留学。我看上去应该没那么老吧?呵呵。

    那你已经大学毕业?哪里读的大学?

    ulca,就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拿到学士学位了吧!

    美国名校,太厉害了呀!

    而郭文甄却不忘糗荆建,白了荆建一眼,似乎带着埋怨:哼,他刚读硕士一年,就退学回国,也就那样,学渣。阿芸,别理他!

    呵呵。见到史芸脸色变幻,荆建一边笑着,一边心中在想,真是个傻丫头。平时打情骂俏的话,放这里,可能就错了。不过嘛错就错呗。

    而在福临门的门口,一辆宾利缓缓停下。门童殷勤的拉开车门:朗生、郎少,欢迎光临。这里的门童记忆出色,能记住常客的那些车牌。

    郎玉强率先下车,西装领结,一副正式场合的打扮。而随后下车的郎国文虽然同样的西装革履,但脸上却鼻青眼肿,一脸的不情愿。

    老爸,今天不去行吗?我这样子?郎国文说道。

    郎玉强立刻训斥道:今天那些叔伯都会带家中小辈出席,你不去怎么得?与那些叔伯见面,与他们的小辈交好,这样的机会有几多?

    可我破相了啊?

    男人又不看相貌,找个理由就得。说着话,郎玉强不禁燃起怒火,这笔账慢慢算。阿亭的大圈女婿?好威吗?

    然而荆建的普通话,使得一位女同学一脸茫然,而另一位笑的僵硬,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问道:你系内逮仁?

    我能听粤语。荆建笑道,天南秦冈人。

    不是来港定居工作的?那女同学又疑惑问道。

    呵呵,没想过。喜欢家里的草窝。

    哦,抱歉,抱歉。里面请。那两位女同学恢复了热情的笑容,里面已经来了几位,你们先进去吧。我们在门口再等会儿。

    等荆建和郭文甄入内,两位女同学就窃窃私语起来:阿玉,阿甄怎么找了个北佬?

    是呀。不是说她大哥是金牌股票经纪人吗?都买了别墅。阿甄更还一直拒绝拍拖,眼光很高?

    那何少怎么办?今天可是他请客,听说还准备向阿甄表白呢。

    是吗?那就有好戏了。阿真,你说会不会嘻嘻?那位阿玉显得幸灾乐祸。

    你真是?阿真也娇笑起来,实在差距太大,拿何少与那个北佬比?你没瞧见,那北佬全身都是地摊货,都没个牌子?

    你也发现啦?阿真,给我坦白,你那么为何少抱不平,是不是在暗恋呢?嘻嘻嘻

    你作死啦!你才会春心萌动呢。

    放心,我不会和你抢啦。如果我想要,也要阿甄大哥那种。白手起家有前途,豪门少奶奶不好当呢。

    小妮子,你还说没有?连这都想过了?

    其实以貌取人并不算太大的错,尴尬的是,以貌取人的时候还不识货。对荆建来说,购买名牌成衣无非是没衣服穿的时候救救急,一般情况,全都是名家定制,连做双皮鞋都需要专门做脚模,谁还会在身上绣什么商标呢?

    而且好莱坞是全世界的流行前线,香港真的是差了好几条街。而流行这玩意,有时候确实很像咳咳,地摊货。尤其是荆建今天还是一身休闲。

    对郭文甄,荆建的态度,或者说感情是很不同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