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第440章地图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站票是英格兰足球的传统,足球是平民运动。我们恶心那个有钱的中国人这是街头采访的某位球迷。很显然,他不是朴茨茅斯俱乐部球迷,并且相当嫉妒朴茨茅斯的土豪。

    我们对球迷管理有着丰富的经验,包括站台和铁丝网,能保证球迷的安全这是英国警方的发言人。

    我早就说过,不该容忍那些足球荒漠国家收购英格兰俱乐部。他们会破坏英格兰足球的传统这是某位足球圈保守派人士。

    我只想说一点,足球不该成为有钱人的游戏。这样破坏转会市场和薪酬结构是不允许的。但我们还是希望能与布兰布尔先生多交流这是某家俱乐部的经理。

    布兰布尔,我们爱你!永远支持你!我们就是他妈的有钱!有钱!有钱!这群球迷就不用介绍了。

    而足总的发言人也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我们认为,布兰布尔先生的妄加指责相当无礼,犹如是泼妇般的谩骂。我们希望布兰布尔先生尽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做出道歉。而纪律委员会也已经对这一事件立案

    还是英国政府和议会的政客最油滑,面对采访,他们清一色的无可奉告!

    除了朴茨茅斯当地,整个英国对荆建的批评简直是铺天盖地,那些口水都要把荆建给淹没。所以说,这个地图炮确实效果极佳,完全把局面搞混,成功的歪楼到英格兰足球的球场安全问题。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仅仅就过了半天,那些反对声就戛然而止,整个英国陷入到目瞪口呆和悲伤之中

    英格兰,下午2:30,谢菲尔德市希尔斯堡体育场,这里即将举行的利物浦队对阵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

    由于票面上印刷了要求球迷2:45到场。两点之后,球迷人数开始激增,警方在入口处的检查使得通过转门的速度大幅放缓。两点半,距离开球还有半小时,场外依然拥挤着5000观众想要入场。

    比赛开始前10分钟,两队球员开始入场,场外的球迷听到场内发出的欢呼声,5000人试图通过十字转门入场观看,突然的骚动,球迷的大量涌入,让秩序一下子失去控制,于是通道和看台立刻变成了地狱

    希尔斯堡西看台用铁丝网分隔成好几个区域。本应该引导人们向两侧的站看台分流,但警察和球场工作人员却没有这么做。就造成了中间的极度拥挤,而两侧的看台却是十室九空。而这些球迷已经无法移动胳膊了,何况身体。有人在尖叫,其他人则一片沉默、毫无意识。没人能够移动,哪怕一英寸。

    更遗憾的是,后方在不断挤进场的球迷根本不知道站台最前方发生了什么,只顾着一个劲儿地往里冲。有些人的脸甚至被挤变形了。人们开始沉默,失去意识,无法呼吸,有人清晰地听到胸骨断裂的声音。有人发现身边的人死了,眼珠凸起,舌头外吐。不少人冲着铁丝网前值勤的警察大喊,让他们把门打开。但警察们似乎钉在原地、不为所动

    震惊全世界的希尔斯堡惨案发生,96名无辜的球迷失去生命,760多名球迷受伤,世界舆论一片哗然

    让荆建意外的是,英国的电话居然又来了一个。这次是位记者,还真令人佩服,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弄到自己的蜂窝电话号码。确实神通广大,不愧为是狗仔队的家乡。

    布兰布尔先生,我是《太阳报》的记者居林汉。请问您,您新建的球场是否有其他内幕?

    卧槽!荆建一下子被激怒了,当然有。我从未想到,为球迷奉上一座现代化、安全的球场,居然会受到指控?英国不愧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政府和足总对球迷生命的漠视,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呃?呃?在电话的那头,居林汉幸福的简直要飙泪。本以为就是个普通的电话采访,没想到居然来了个大新闻。听说这位中国人在美国有着记者之友的响亮名声,没想到真的名不虚传。带着惊喜,您这是对英国政府和足总提出指控吗?

    我是说英国的球场太不安全。反正已经放炮,荆建索性大放厥词,当我接手朴茨茅斯俱乐部后,发现居然有站票?居然有铁丝网?球场居然破破烂烂?难道英国球场安全专家都是吃屎的吗?这样的球场,一旦造成混乱,会死人的。懂吗?死人!我管不了其他球场,不过我要尽力保护我们球迷的安全。为此,与重建球队并重,新球场同样是俱乐部最优先计划之一。

    你是说,您就是为了朴茨茅斯球迷的安全,所以花费一亿多英镑,建造了这座新球场?原谅我的冒昧,您就那么的无私?居林汉继续问道。

    对不起先生,做狗仔我不行,投资眼光你不行。原谅我的直率,现在的大部分英格兰俱乐部,就是一群坐在金矿上要饭的乞丐!

    啊?,您是说英格兰联赛的价值被大大低估?包括新建球场,您收购朴茨茅斯俱乐部会得到良好的收益?居林汉显然听懂了荆建的比喻。

    而荆建的话斩钉截铁:我相信,许多足球圈的有识之士与我是同样的观点。然而足总的官僚主义,政府的漠不关心,除了朴茨茅斯政府等少量有识之士,其他政客为了自己的权利,要把英格兰足球一步步送向坟墓。可笑的是,他们居然得逞了。比如这赛季,我的俱乐部不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而现在,居然用荒唐的理由对我提出指控。我就想问问,英国已经道德沦丧了吗?难道就听不到正义的声音?

    炮轰之后,整个晚上,荆建睡得很香甜。终于发泄出心中的怒火,而且同样大骂英国道德沦丧,反正这样的骂仗,谁怕谁?

    而《太阳报》的报道像是一颗核弹,把整个英伦三岛炸了个翻天覆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