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第67章心痒两句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转变为若无其事,并且不动声色,很快就把这话传遍主桌的每一个人。

而听到这话的人也都装作若无其事,甚至根本没向荆建那边瞧上一眼,依然在闲聊,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荆建端起手中杯,浅饮一口。

他明白,自己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

如此的欲盖弥彰,反而证明了他们的重视。

至于这些人能否想明白?那就与己无关,反正已经出手帮忙,至于结果如何?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其实许多事一点就透。

为什么两伊战争购买军火,与南美的阿根廷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要说到两年前的马岛战争。

当时,阿根廷的空军配备的反舰导弹,给予英国海军以重创。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已经付款订购的法国飞鱼导弹,居然终止发货,而美国同样和西方国家一起,对阿根廷实行了军事禁运。

    而军火贸易为何会是暴利?其他因素可能都了解,但有一点,知道的人可能就比较少,那就是保护费!到你美国或者其他什么国家高价采购军火,万一有事,那你就得在国际上支持我,甚至为我出兵。

而这一点,是许多寻求保护的弱小国家,采购军火的最重要因素。

    然而就是在马岛战争,西方国家背信弃义。

换句话说,阿根廷上缴的那些保护费,全都白白的打了水漂。

    介绍到这里,应该明白了吗?你中东国家为什么要去美苏那边高价购买?他们已经有商业污点,很可能不会来保护。

既然这样,那你为何不到中国来采购便宜货呢?    至于阿根廷大使馆?为了恶心西方国家,估计很乐意派出这样一位象征性的低级官员。

    这其实就是商业谈判中,心理战的一种。

而且没有副作用,万一猜错,也是个提醒不是?    闲聊继续,这回换成了天南海北。

这么过了十来分钟,似乎无意间,那位兵器工业部的宋司长问身边:这道菜不错,就不知怎么掌握火候?    主桌瞬刻安静,所有人都看向他处,却又竖起耳朵,准备听荆建的回答。

而荆建眼一亮,如果从信息的获取量来比较,这位宋司长肯定远超荆建。

既然他会这么问,那就已经证明,很可能自己刚才的话就是对症良药。

    而宋司长又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毕竟那样做,实在是用意太明显。

外交无小事,生怕火候掌握不好,把采购团惹恼,最后会弄巧成拙。

    荆建微微一笑,这个技巧性的手法就更为简单。

仿佛像是没听到宋司长的话,对身边的赫国雄微笑道:不知中英谈判怎么样?香港一定要收回。

    众人瞬刻间再次活跃,又仿佛一切未发生过,开始了谈笑风生    在这个时间段,英国凭借着马岛战争胜利的余威,想要保留香港的殖民地位,并且与中国的谈判中,不断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

导致香港的前景破朔迷离。

    而荆建就是利用这点,让宋司长他们暗示那个采购团:其实我们是你们一条战壕的,也想给西方国家一点颜色瞧瞧。

所以军火采购,一切都好说。

甚至在采购外,都能形成某种默契。

让你们能得到额外的赠品。

至于将来?反正已经给了你们心理安慰了。

    短短的两句话,就已经把当前国际形势利用到了极致。

荆建心里明白,仅仅就依靠这样的小战术、小技巧,决定性的影响到重要商业活动?这肯定是白日做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